“杀毒大王”王江民缘何难走向世界?

4月4日,有“杀毒大王”之称的王江民因心脏病突发辞世,终年59岁。消息传来,业界哀声一片,蓝港在线CEO王峰、茂立公司总裁毛建伟、奇虎董事长周鸿祎等,都在微博中留言,表达了悼念之情。作为中关村第一代知识英雄,王江民一生经历传 奇:从小残疾却热爱学习,因科研成果入选纪录片《莫让年华付水流》而从此成名,40多岁开始学习编程,奇迹般研发出自主版权的杀毒软件,并以此开辟了中国杀毒软件行业,被人们称为“英雄编程员”……

王江民逝世

王江民的创业故事,堪称是中国改革开放 初期的赞美诗,然而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,王江民却显得有些沉默,这个拥有雄心与梦想的人,最终也没能带领企业完成进一步突破。今天,江民科技距离国际型企业仍有不短的路程,甚至它当初在国内市场上遥遥领先的地位也被撼动……据统计,一家美国公司成长为国际型企业,平均需要8年。而江民科技从成立至今,已整整过去了14年。

■王江民

1951年出生,2010年4月4日病逝于北京。江民科技董事长,同时还是著名反病毒专家、国家高级 工程师、第29届奥运会组委会网络与信息安全指挥部特聘专家、中国残联理事等。荣获过“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”、“全国自强模范”等荣誉,拥有20多项技 术成果和专利。

如果版权保护环境更好一点

为什么江民公司没能走向世界?盗版的侵扰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。“如果当时版权保护环境更好 一点 儿的话,江民科技肯定会发展得更快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界人士对记者说。

当年, 江民杀毒软件一度成为中关村“攒机”的必备软件,盗版量可以千万计。面对几乎是公开的盗版行为,王江民无计可施。最多时,一款产品曾加入几百个“秘钥”, 但却被一一破解。

为打击盗版,江民杀毒软件中一度设置了“硬盘锁”,但“当时社会环 境和今天不同,那时人们版权保护意识普遍淡薄”,结果外界反而对江民软件大加挞伐。随着法院的一纸判决,江民科技失去了这一自我保护的利器。

“当时互联网也不普及,对付盗版大家都没什么办法。”于是,市场变成了现代版的“猫捉老鼠” 游 戏,表面上看,猫很强大,但事实上,老鼠才是这次斗争的获胜者。江民杀毒软件中的“密钥”成了黑客们新颖的电脑游戏——总有新的加密方式,也总有新的破解 手段。据估计,江民杀毒软件的盗版率一度高达99%。

如果介入互联 网更早一步

“王江民是个技术天才,在这一点上,他很像比 尔·盖茨,但在公司治理、视野等方面,与盖茨的差距就比较大了。”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界人士说,在他的印象中,王江民是一个率性、直接的人,甚 至有时会为报纸上的一篇负面报道而火冒三丈。

“王江民的神话,是那个时代的标杆。一 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,只凭着能力和技术,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他给当时无数到中关村闯世界的人以信心。”但该业界人士紧接着说,只是这个神话,从一开始就 是以个人英雄主义的方式来表述的,这必然为公司的未来发展埋下隐患。而江民科技在引入职业经理人和现代管理模式等方面,比同时期的公司确实略晚了一步。

最令人遗憾的是,企业未能更好地把握互联网时代的机遇,给竞争者发展和追赶提供了更大的空 间。 “如果江民科技能更早一点儿介入互联网,以它当时的实力,局面肯定会更主动一些。”该业界人士惋惜地说。

王江民经典语录

成败就在瞬息之间。但无论今后怎样,毕竟我们曾经成功过。

如果企业不单单靠卖产品

“中 国企业普遍存在着一种局限性,即更多关注卖了多少产品,而很少想到应向公众传递自己的价值观。”作家郝晓辉表示。

如果没有对反盗版价值观的推广,今天的软件业怎么可能发展起来?正是因为微软、Adobe等 公司多 年来坚持不懈的宣传,软件才如此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拓展了我们的可能。而这些行业价值观的倡导者,哪一个不是公众非议的对象?哪一个不是饱受误解困 扰?

“企业不承担责任,那就不能叫‘企业’,只是一个‘商贩’而已,而它的未来必然 会受到影响。”郝晓辉认为,许多老一代的企业家,他们是从艰难中成长起来的,背负着较多的压力,这影响了他们人文关怀、社会关怀的视野,在这些方面他们只 能做出被动的反应,很少选择主动作为。

“卖标准和卖产品,收益肯定是不一样的。”郝 晓辉认为,只有在企业的价值观得到顾客认可时,企业的利益才有可能最大化,在贸易全球化的背景下,仅靠卖产品,企业很难获得真正的发展。

“江民科技是中国软件行业的一个典范企业,这些年来它的发展之路,值得所有企业去认真研究与 思 考。”郝晓辉说。

陈辉/文

■业界追思

周 鸿祎:王江民老师走得太突然了,让人痛惜。他是杀毒行业的老前辈,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更难得的是,年近40岁他才开始学计算机,45岁才创业就取 得了巨大的成功,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值得所有创业者学习。另外提醒IT行业的朋友们,一定要注意身体健康。

王峰:王江民的辞世令人震惊。一下子想起了8年前杀毒市场的风云。一个绝对的大哥级人物,一 个技 术、市场两全的天才,一个属于中关村的时代。我还记得对他的印象——有长者风范,说话很讲道理。

王 峻涛:上世纪90年代,我偶尔为《电脑报》等写一点关于IT的文字,时常会接到王老师的电话。他一个人,创造出一个财富产品,并缔造了数以百亿计 的杀毒产业,堪称创业楷模。我刚创业时,曾得到当时素不相识的王老师的慷慨支持,一直铭记。最后写一句:谢谢,您一路走好!

林军:对于英雄,断然不是用成败来断定的,我心目中的英雄,就是以个人的渺小去做难以做到的 事情。 英者,光明磊落而无所畏惧的人;雄者,有雄心的人,符合这两者为英雄。以此定义,王江民当是英雄。

以上出自《北京晨报》

王江民简介:

他,三岁因小儿麻痹症而落下终身残疾,没有进过正规大学的校门,二十多岁在一个街道小厂当技术员,三十八岁之前还不知道电脑为世间何物。就是这个无论从哪 个角度说,都从未受到社会眷顾的"弃儿",今天却被誉为中关村最富有传奇色彩的知识英雄,中国软件业界中的奇才,国际上都赫赫有名的"杀毒王"。他就是王江民。
王江民走出的人生第一步就非常沉重。他出生在山东烟台一个普通家庭,从记事起王江民就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,小儿麻痹症给他留下了一条病腿。他只能看着小朋友们在楼下尽情地欢呼跳跃。

王江民:我自己只能在家里的窗户上,在楼上看着楼下的人群。然后用一张纸撕成一些小条条,然后,拧成一些转转儿从楼上往下扔,看着转转儿一直飘到楼下去,小时候上小学的时候,比较喜欢学无线电搞半导体收音机。从矿石收音机一直到晶体管收音机,一直到双波段收音机,一直到无线电通迅,一直到电唱机留声机。这些东西我全都自己搞出来过。搞得还比较好也全都是自学的。
1971年他初中毕业,没有上过一天高中的他终于在一家街道工厂找到了工作。
那时候,王江民只是不满足于当工人,想当好一名技术员。凭借自己的刻苦和钻研,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成为工厂里的技术骨干和革新能手。由于王江民在当地树立了身残志坚的榜样,还被授予了"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"、"全国青年自学成长标兵"、"全国自强模范"等诸多的称号。几年后,他被调到了一家国有企业,从事光机电设计和工控软件设计。
王江民:我最精通的就是机电行业。搞了几十项机电行业的新产品和技术革新。当然那些项目都很大,大机床、大设备都很庞大也非常地沉重。那么,后来就是慢慢大家对计算机时代的到来,开始有了一些认识。我那时候从纯机械到电子一直到电脑。因为我还不懂计算机呢。那时候我也没有学过,学校里也没有电脑,那时候我们国家经常有人出国回来后做报告说:国外电脑怎么着,说美国电脑怎么着、怎么着,以后整个社会整个工厂生产全都是自动化电脑控制的。把电脑都说神话了。那时候就感觉到。我是搞技术开发的,也许搞产品设计的也是搞技术的,如果不懂电脑就跟不上时代的潮流。我已经搞了十几年的机电技术,所以又开始学点儿电脑,那时候已经三十八岁。
就这样,38岁的王江民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他人生旅途中的一项新的事业。很显然当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。那时他的目的非常简单,就是学会使用计算机。
王江民:我自己开始学习电脑的时候,开始对电脑有初步认识的时候。是单位的一"IBM"。那么,现在想那个档次就是"186"。后来单位的电脑看得太死了,任何人不准动。学的时候还得偷偷摸摸去学几下,动不了几下让领导看见还得挨批评。那就是后来感觉到不方便,那怎么办呢?就干脆自己买一个。那时候刚刚社会上有一个"中华学习机"咱们国家第一批生产的电脑叫"中华学习机"。接着第二年就买了一个PC机也是国产的。
就是这位今天拥有正版用户最多、市场占有量最大的KV系列杀毒软件的发明人,有谁能够想到,当年王江民凭着自学的电脑知识,开发的第一个软件竟是被儿子逼出来的。
王江民:那时候,我儿子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。学校整天让家长出题,出的题也得符合逻辑。一天出五十道口算题,你不能说二加三等于几?二十加三十等于多少?你也得简单考虑它的逻辑性,也不能随便的出,应付,那不行。但是别看这五十道题,这五十道题出来后,你好好地考虑这五十道题,挺费事儿的。也挺费时间的。所以我干脆就编个程序通过计算机打印出来,然后一打印出来就几百道题、几十道题。
本来只是为了应付儿子,无意间却成为风靡全国的教育软件。在别人眼里,王江民是个天才。其实他只是个爱较真的人,每逢进入自己陌生的领域,他一定要刻苦钻研后征服;每逢遇到问题,他一定要归纳总结后解决。哪怕是不吃饭不睡觉。
王江民过去的同事严绍文:他是很多方面的专家,你看他是咱们国家的光学专家,可能他的专利到现在还没有多少人能超过他。他是光学专家、他是机械专家。我有时候觉得在我们这个小厂子,人家都说他是一个怪才。怎么王江民学什么他都行,学什么都比别人强。我觉得很奇怪呀!到我们这个(电脑)行业,我想肯定赶不上我了,其实他比我不知道强到哪去了。真是这样的。我觉得他最大的贡献可能就在这就是以前,在他研究之前做病毒的。也有但是都是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。他不是。他善于把这个问题总结起来,就是从具体的东西到一些抽象起来,这种东西我觉得这也是很可贵的事。
正是王江民这样的"较真",为他自己创造了一次又一次新的机遇,也让他离成功越来越近了。在工作中,他开始发现计算机老有病毒出来,影响设备的正常运行。
商人的嗅觉是最灵敏的。当王江民的杀毒软件从KV6迅速升级到KV100,一位电脑经销商跟王江民商量,你能不能别再送了,我帮你卖吧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王江民的产品被卖到了中关村,杀毒软件KV100一炮打响。软件经销商们纷纷到山东向王江民申请许可经销权。
做技术出身的王江民初涉商海就被骗了,被他独家许可的这家软件经销商并没有兑现合约。虽然kv系列杀毒软件卖得很好,但是王江民没有拿到应得的转让费。
王江民:我就发现有些商人,他挣了那么多的钱。这点小钱他都不给开发人员。所以他也太奸滑了。商人也太不象话了,所以我的KV300就不再许可给他。觉得这种合作不长久。他赚了那么多的钱,到现在还欺骗我。我觉得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合作伙伴,就不跟他合作了。
毫无疑问,众多的客户看好的是"江民"产品过硬的杀毒技术。但是,这过硬的技术也惹恼了假冒产品的仿制者和设计电脑病毒的人。他们开始用恶毒的手段攻击王江民。圈里人都知道中关村有过专门针对他的"倒王运动"。
中关村是创业者的硅谷,也同样是他们的麦城。因为无限的商机和激烈的竞争如影随形。书生气十足的王江民和他的公司在竞争中吃了不少亏,遇到明争暗斗的事他就气得拍桌子瞪眼睛。当别人问到他对某某人的看法,他会直截了当地说,"这个人不可交,我可不愿意理他。"接触他长了会觉得,他性格中很多地方不像商人,不够圆滑、不够狡诈。
王江民:按照我的性格我是学不会的。肯定是学不会的。我只有靠我们自己的技术,靠我们产品的技术含量,靠我们市场服务含量,来争取市场。来争取客户。但是这样可能比较累一些。
除了技术,王江民的信誉也是让他在商战中制胜的利器。就在对手以咄咄逼人之势蚕食杀毒软件市场之时,王江民推出了新一代杀毒软件KV3000。连邦公司一次性定货8万套,价值550万元。这相当于国内一流的通用软件公司全年的流水。这家公司做这笔生意,凭的就是王江民的信誉,他们认为王江民这三个字最值钱!王江民总结的商场原则是:做生意也跟做人一样,不能太贪。他给经销商的销售额分成经常超过经销商自己的想象。
王江民:其实我最喜欢做的还是开发软件。最喜欢做的是怎样把一个病毒去杀掉,就是说怎么样使你亲手做的软件,在整个社会上去杀那些计算机病毒。去拯救那些被计算机病毒侵害的计算机。最头疼的也就是说这个公司需要非常好的策划,出一个非常好的市场运作的方式、方法。怎么样去能把这个市场运作到最佳状态。但是这些都是说必须我去牺牲软件开发这一块。来纯粹作公司的管理,市场运作。但这一块还是我最不愿意做的。但是现在逼得我不做不行了。
在中关村科技园区企业百佳纳税名单中,江民公司是软件行业入选的5家之一,销售额在同行业中也名列前茅。靠着自己的技术和努力,王江民成为中关村的亿万富翁。有了钱,他没有过起奢华的生活,而是捐给了残疾人、教师和贫困的大学生。除了回报社会,他还为别人投资项目,虽然迄今为止他还没从这些投资项目里拿过分红。当然,王江民就是王江民,驰骋中关村六年,有时还是那么憨厚、那么单纯。 

在中国的软件发展史上,王江民绝对是可圈可点的一个人。除了他的勤奋刻苦,他的成功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他做人的成功。在对大学生的演讲中,王江民总是不忘忠告:年轻人要少一些浮躁,多一些真才实学,要坚持勤奋学习,知识丰富了,能力高了,才能抓住机遇,机遇有的是。

关于王江民的详细介绍 详见百度百科

8 thoughts on ““杀毒大王”王江民缘何难走向世界?

  1. 这么有才的人,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走了,真的很难过,江民叔叔,一路走好!

  2. 英雄真的生逢其时,但投错了胎。如果他生在米国的话,发展道路很可能会迥然不同!向英雄致于最崇敬的敬礼!

  3. 卡哇伊搜(好可怜)的英雄,我决定以后再也不用江民盗版了(话说,我从来就没用过……)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