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马化腾接受记者采访”诬陷“扣扣保镖 周鸿祎公开信回应

马化腾接受记者采访:

当360与腾讯恶战正酣之时,腾讯的CEO马化腾终于选择了不在沉默。面对媒体沉默了一年多的马化腾,11月4日下午紧急约见本报记者,当天上午腾讯针对“360与腾讯恶战”的新闻发布会刚刚过去三个小时。

5日上午,在深圳腾讯总部,本报记者见到了马化腾。或许是经过两个晚上的煎熬,着一件白紫色相间的条纹衬衫的马化腾显得有些疲惫。

背负着无数质疑,马化腾向本报讲述了,两天来对于这场战争所作出的各种判断和决策的缘由。

马化腾把这件事比喻为火灾。

抉择之际

经济观察报:腾讯宣布不再兼容360,并让网民二选一的行为引起了很多网民的不满,请问腾讯做出决策之前是否想到这会剥夺网民的选择权?

马化腾:形势危急,再过三天,QQ用户有可能全军覆没。

其实从360发布外挂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找政府各个部门沟通,并向公安部门报案,民法那边的诉讼也有提交,我们希望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,但我们知道这个周期非常长,形势发展得又非常快:从上周五上午360公司11点多发布到周一,就已经有2000多万用户感染扣扣保镖,并且以每天过1000万的速度增长。按照以前隐私保护器的速度计算,如果三天之内开始放量就会感染8000万QQ用户。

我们当时是两手来解决,一方面找政府监管部门,另一方面就是自救——这对腾讯来讲是前所未有的被一个隐蔽性极深、诱导性极强的超级大病毒劫持,这只有在以前打游戏外挂的时候才出现过,性质恶劣影响非常大,腾讯如果再不制止,等到所有的用户受到伤害就晚了。

我当时给出的时间是要在两天之内制止这样的蔓延,至少我们要先保证大多数人不被劫持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一直自称技术非常强大,难道不能通过技术手段解决问题吗?

马化腾:没办法,360安全软件是一个电脑的底层软件,而QQ则是一个应用层的工具软件,就好像我是一个民用的运货船,而他是一个军用船,虽然船小但火力都是军事化的。事实上除了直接对抗——强制删除之外别无他法,腾讯的技术是可以做到的,但是这是违法的。他敢用违法的方式做,是不是我也要用违法的方式杀他?我一旦强制删除他,他马上泼一个脏水过来说我违法,在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杀别人的商业软件。

腾讯最终选择让用户先删除QQ下网避开,或者等过一段时间再装回来。

特别是周二的时候,我们看到对方在2000多万台电脑上又更新模块,诱导用户把好友列表也拉进来,就会形成病毒式的二次传播,如果按每个用户40个好友计算,那么就会感染更多用户。当时的形势已经非常危急,其他办法已经来不及,除非紧急下网阻止传播。用户当时很难了解这些,等了解了也晚了。

谁都知道不能剥夺用户的选择权,但外界很难了解腾讯的处境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这边的统计有多少电脑是同时装有360和QQ的?

马化腾:QQ的用户中大约有60%装了360,所以至少一个亿以上的用户。

经济观察报: 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有没有预测过有多少用户会放弃QQ?

马化腾:没办法,如果说用户卸载我能够躲过这一劫,避过这一难,等过后再装回QQ,也行。

对手之间

经济观察报:你跟周鸿祎之间有过沟通吗?

马化腾:好久以前有,今年没见过面,都是发短信。9月还有一次,那时候周鸿祎看到我们做电脑管家,感到很大的威胁。

刚开始要我们投资他,就像微软投资Facebook一样,高价买个小股,后来还曾说要联合我们打百度,说把搜索流量卖给我们,他会出一个拦截百度的东西,先打他的医疗广告,打掉他30%的收入。

说实在的,这次是我提前转变了他的目标,因为我不答应,所以他转变目标打我,因为我不放弃做安全软件的话,他认为他打百度会受到腾讯牵制。他后来想清楚说还是一定要先打我们。很快去做了隐私保护器。

经济观察报:周鸿祎看起来更像是一种防守型进攻,否则就有可能被腾讯逐步吃掉,是这样吗?

马化腾:大家都做就要靠公平竞争。

扣扣保镖绝不是短期之内就能研发出来的,里面的很多清理内容连我们自己平时都没有注意到。

我们看到360通过诱导先禁止QQ升级,断掉了后路,我们救也救不了了,再引导用户备份QQ好友列表,实际上是盗取用户的好友资料,还把TT浏览器替换成360浏览器,因为这是他收入的一个来源。最初我们就想到当感染率再高的时候他就会让用户备份资料,包括用户名、密码、好友列表都在360那里备份,再适时推出自己的IM软件,再让用户直接导入备份的好友。

这是明目张胆的盗取行为,就跟木马一样,一个外挂,而且它自称是安全软件,是由系统驱动级来保护它的。所有这一切我们都在公证处做了证据保全。

经济观察报: 360的最终目标是为了推自己的IM软件?这种判断有证据吗?

马化腾:我们看到了一些各种截图,内部也有一些情况了解,也听说他们一直在开发,而且他们还在与一些我们过去打过的外挂厂商接触,招兵买马。甚至在跟王志东的lavalava(另一款即时通讯工具)谈收购等等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究竟有没有扫描用户的电脑、上传用户的数据?用户的隐私是否真的安全?

马化腾:QQ扫描用户电脑的是一个安全模块,从2006年开始,因为那个时候盗号猖獗,几乎是全民盗号,用户中木马的情况非常严重,腾讯必须保护用户的安全,因此增加了安全模块。原来是登陆前扫描的,后来因为耽误用户时间太长,就改为登陆后扫描。

我们现在一天就能扫描出170万个木马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决心要腾讯自己来做安全软件。其实我真的不想做,要是杀毒厂商能挺住,我就不做。如果不处理的话,一天一百多万个账号被盗,不到一年就丢光了。

作为一个上市公司,十几年来一直会有别人来找麻烦。假若腾讯有危险的动作,别人就能分析出我们是怎么做的。所以腾讯公司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究竟有没有上传?是否如360所说,腾讯上传的文件是加密的?

马化腾:怎么可能?加密的话他们肯定能破解出来。扫描是扫描了,都是安全厂商该做的事情。QQ的程序上传用户的只是那些有木马的字段,以及统计数据,这样我才知道某个地区可能爆发了一个规模不大的木马,腾讯才能对抗。上传的木马资料中也不包括用户的隐私资料。如果用户电脑安全,就不上传任何资料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扫描用户的电脑是为了探查哪些软件好做吗?

马化腾:用得着那么麻烦吗?这件事很简单,有那么多市场调查、咨询公司,腾讯只要做个市场调查就可以了,只要摸个市场的大概,这件事只需要定性就可以了——哪种软件占多少份额,不需要定量,绝对的量对开发是没有用的。

关于垄断

经济观察报:你怕不怕别人说腾讯垄断?

马化腾:也怕。但腾讯要证明自己不是垄断,腾讯在很多领域并不是最大的,例如搜索、电子商务,在IM上只是份额大而已。但是市场份额大并不代表垄断,垄断是你不给用户其他的选择,但是现在用户有的选择。

谁会用伤害用户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垄断?难道我自己的用户我不心疼,360倒比我还心疼?这是有原因的嘛,而且这个原因就是旁边那个人(注:指360)造成的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的形象给人感觉就是很强大,很垄断。

马化腾:唉,竞争对手当然希望的就是竞争,不希望你强大。你做的任何事都会被放大。

竞争对手主要讲的就是腾讯不能什么都做对吧?但市场上有那么多家都在做的产品,我们有的时候是市场上第六家做的厂商,为什么别人都能做,就腾讯不能做?也不公平。

经济观察报:问题是大家都认为腾讯的客户端太强大。

马化腾:那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?用户本来有好的东西可以用,非得不能做吗?我们很无奈的。

经济观察报:现在这件事让业界有一种担心,腾讯太强大了,如果以后再有哪家厂商与腾讯发生激烈竞争,腾讯是否也会让用户二选一?

马化腾:怎么可能呢?我们是在救急救灾的一个动作,这是有一个前提的,就是生死攸关的时候。有的时候我们写的很清楚但别人就是不信,或者不理解,我们也很郁闷。

关于互联网生态圈

经济观察报:互联网需要一个健康的生态圈,腾讯的产品做的很好,但很多小公司失去了发展的机会,腾讯在这个生态圈的建设上有什么样的想法?

马化腾:其实我们一直都与行业很多公司有合作,例如游戏厂商,社区生活化的厂商,比如旅游公司、支付厂商等等,生活类的衣食住行,都是合作伙伴。但是互联网公司一来就说我要做平台,我要做客户端,也要成为一个帝国,以为有个客户端就可以了,是不靠谱的。

我感觉很危险,当初腾讯起来不是因为客户端,而是因为社区。就像Facebook起来一样,一个客户端都没有,靠的就是关系链,才有它的价值。

我们现在其实已经做了很多,例如腾讯的无线平台上,90%的产品都是合作伙伴的,手机上的网游我们是分给合作伙伴最多钱的,联合运营。腾讯把客户输送给那些游戏开发公司,电子商务也是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的各项业务业绩都很好,是否有分拆上市的想法?

马化腾:没有,因为各项业务都跟客户端耦合的比较近,不会分拆。实际上,IM这种东西应该作为成本中心,是保证上面盈利的基础。

经济观察报:腾讯未来两大主要方向是电子商务和搜索,面对新竞争对手,你未来有什么发展计划?

马化腾:电子商务B2C倒不一定,还冒出很多B2C,淘宝第一的位置是无法撼动的。但是后面两三家还是能够盈利的。而且腾讯的目标也不是非要做到第一,如果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话,以后还可以发展。我们比较务实。

360周鸿祎的公开信:

今天,功权在微博上对我做了一个评价,他说:“周鸿祎哪里是商人,他是个几近疯狂的理想主义者。”

我和功权认识十多年,对我来说,功权既是我的投资者,也是一个长者。从他那里,我学到了很多做人、做事、做公司的道理。没有功权,我可能还是一个好勇斗狠的野孩子。所以,我尊敬他,感谢他。

刚才在网上看到《经济观察报》对马化腾的采访,我很震惊,他对我、360和扣扣保镖说了很多不负责任的话,甚至断章取义地把我和他之间的短信发了出来。我觉得,目的很简单,要把我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,让我永世不得翻身。

今天夜里很静,我也可以好好思索一下这么多年来我走过的路,包括我的反省、我的感悟,还包括我的理想。

在互联网行业里,3721一直是我想竭力摆脱的梦魇,包括我做360都是为了要摘掉这个强加给我的大帽子。3721,曾经开创了很多的创新,包括地址栏搜索、插件推广、代理渠道。现在QQ的地址栏搜索插件,就是马化腾抄袭3721的。

本来是一个创新的产品,是方便中国人上网的产品,为什么会失败?这是我这五年来一直在思考的。3721失败,是我忽视了用户的感受,不尊重用户的利益,眼里只有竞争对手。最终,3721赢得了战斗,但却输掉了战争。换句话说,不是竞争对手打败了我,是用户打败了我。

2006年下半年,我面临着人生的最低谷,别人给我戴上了“流氓软件之父”的帽子,向全国通告,不跟我的公司和我投资的公司有任何商业关系。一睁眼,就是媒体上批天盖地的骂声。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连着一个星期不敢出来,砸坏了一张桌子和两扇门,被冤枉的愤怒让我几乎要冲过去决斗。但我最终冷静了下来,这个潘多拉的盒子终究是我打开的,我只能自己亲手合上它。

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商人,是一个头脑简单、爱冲动的程序员、产品经理。我心里留不住话,自认为有点小聪明,喜欢点名批评人、挖苦人,但我觉得我是一个敢担当的男人。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使小动作,不说假话,不暗地里害人。我小时候打架是这样,现在做公司也是这样。

360安全卫士,从根本上讲,就是为了洗刷强加给我自己罪名,动机其实是自私的。但是,我让它吸取了3721的教训,一定要尊重用户的利益,尊重用户的体验。所以,一个简单的产品受到了人们的欢迎。这让我相信,你对用户好,用户会报答你的。一个公司对用户不作恶,是成功的基础。

我敢打包票,随便找几个360用户,问一问他们的感受,没有用户会骂360的。

我是个嫉恶如仇的人,也往往会把我的好恶施加在产品上。做安全,按理说就是杀木马、杀病毒,但是互联网上最大的恶却并不是这些。马化腾说,我曾经跟他说联合起来打百度。这是事实,但是还有其他的话他没有说。马化腾曾问我怎样做搜索,因为我跟他明确表示过我对搜索根本没有兴趣,而且我认为目前的搜索市场根本就没有我周鸿祎的机会了。我跟他说,一定不要像百度那样做搜索,不要把竞价排名混合在自然搜索结果里。而且,为了赚钱就把一些欺诈网站推荐给用户,让用户上当,在我看来这就是恶。

没错,360在网盾里增加了新的功能,能把百度搜索结果中涉嫌是钓鱼欺诈的网站标注出来。想一想,如果老百姓在百度上被卖假药的骗了,他丢掉的可能不仅仅是钱,而且可能是命。

有人曾经劝过我,为什么非要干这个呢?360要是只查杀病毒木马,做一个窄的安全,那360就不会得罪这么多的公司,生存环境就会好很多,赚钱也会赚的很容易,很舒服。

我赚的钱,虽然不如别人那么多,但这一辈子即使啥事也不干,也够花了。但是,我心里就会问我自己:看着别人上当受骗,那样做有意思吗?2006年,流氓软件满大街都是,杀毒软件厂商有技术能力,但谁都不去管,怕得罪人,又不赚钱。360做了,得罪了不少人,但用户很欢迎。

所以,做360,我就一定要做一个让用户觉得有用的东西,有价值的东西,一定要做别人不敢做的事。

马化腾说扣扣保镖是超级病毒,能感染,但360敢做这种得罪用户的事吗?用户骂360的产品,我都不敢睡觉,非得了解透了,找了负责人解决一下才睡得着。有了3721的前车之鉴,我根本就不敢得罪用户,更何况什么超级病毒,什么后门程序了。

实话说,出扣扣保镖就是一款对用户有价值的、竞争性的安全软件产品。逢年过节,腾讯就趁着360放假,通过强制升级的方式,强行在电脑上安装腾讯的 QQ医生、QQ电脑管家。特别是QQ电脑管家,抄袭360安全卫士丝毫不觉羞耻,图形界面甚至连文字都与360安全卫士高度相似。这样的抄袭加强制推广,是置360于死地。我曾经给马化腾发短信,质问他怎么这么干,他轻描淡写说:不就一款软件嘛。

所以,360必须得反抗。当然,腾讯比360大很多倍,这种赤裸裸的抄袭,明目张胆地欺负人,别人忍得住,我忍不住。但扣扣保镖不仅仅是为了竞争,而且是要为用户提供价值。

QQ是一个封闭的帝国,它强制弹窗、强制扫描、强制升级、强制推广,它的商业模式就是依靠用户在QQ上积累的社会关系,强制用户接受它的产品。这种商业模式,让整个互联网行业创新寥落,寸草不生。

这个问题我跟马化腾也讨论过,我跟他说,腾讯可以投资360、投资迅雷、投资其他的互联网公司,其他的企业都建立在你的平台上,这样既有创新,腾讯仍然是第一大公司。结果,马化腾给我回复了一个短信,说他认为这些公司没有价值。

扣扣保镖就是要给用户一个选择,不仅能让QQ更安全,而且用户能够管理自己的QQ,管理弹窗、管理组件、管理升级。扣扣保镖体现的就是互联网的精神,让用户越来越自由。但没我想到用户对QQ广告这么反感,全都过滤掉了。这对腾讯的商业模式显然是个冲击,腾讯靠QQ就挣不了这么多钱了,于是马化腾就把扣扣保镖描绘成超级病毒,一定要把这款产品搞臭,把360搞臭,把我搞臭。这样,他才会有充分的理由去绞杀360。

但是,我在这里要告诉马化腾一句:请听一听用户的呼声,请听一听互联网创业者的愤怒,再请你看一看互联网开放、透明的发展趋势。不管是一个帝国,还是一个企业,只要它是封闭的,那它就会迅速走向衰亡。

所以,我敢在这里断言,即使360在这场对决中被腾讯组织的各种资源所绞杀,如果腾讯不改变它封闭的商业模式,仍然漠视用户的利益,仍然拒绝给用户选择权,那么它从今天开始将面临着更大的危机。

关于扣扣保镖,我们已经准备了详细的技术解释,并送交权威部门进行检测,必将彻底还它一个清白。

5 thoughts on “腾讯马化腾接受记者采访”诬陷“扣扣保镖 周鸿祎公开信回应

  1. 顺便补充一下我对QQ和360之战的浅薄认识:
    1、这是一场都打着“用户至上”旗帜的两家公司的商业利益之争,公司嘛,最终目标就是盈利,为了盈利,采取的各种措施只是一个过程而已,所以,只要不涉及我的利益,就当是笑话看看罢了
    2、这场战争最后无论是360胜了腾讯,还是腾讯胜了360,他们都将输掉市场
    3、中国何时有微软?中国何时有谷歌?中国的企业以这样的素质怎么走向世界?
    ╮(╯_╰)╭

  2. 说实话,感觉周鸿伟这个人真的好虚伪,就从他写这封公开回信这个举动就可以看出~360和QQ之战是两家公司的利益之争(只是都打着用户的旗帜),只要不涉及我的利益,对于这种商业之争,我不会关心~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