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:本.拉登家族史 富可敌国

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基地组织头目本·拉登被击毙后,各种讨论此起彼伏。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,拉登虽然不在了,但并不意味着恐怖主义的结束,相反,它可能只是另一个开始。一些分析家也列出了多个可能接替拉登“事业”的候选人,其中并没有拉登家族中的人。拉登死后,英美媒体对拉登家族的发家史及其重要成员进行了详细的介绍,从这些介绍中,我们看到了一个一贫如洗的家族如何走向富可敌国的全过程。虽然拉登的兄弟姐妹在1994年就宣布同他断绝关系,但是,在拉登之后发动的一系列恐怖袭击活动中,兄弟姐妹都为其提供了资金。如今,拉登家族的产业覆盖中东多个重要行业,其家族资产具体有多庞大,目前仍没有具体数据。此外,其家族甚至有成员入股美国微软集团、波音公司。身为恐怖组织头目,拉登无法不受人们关注,如今,他已经死去,但是,他的家族仍将在世界发挥重要作用。另外,在拉登家族的小字辈中,有的已经完全接受了西方教育和生活方式,他们已经完全脱离了恐怖思想。然而,他的一个现年20岁的儿子却仍然秉承着父亲的“思想”,这一点也让人们感到害怕。

http://news.sctv.com/jsxw/201105/W020110502513054879555.jpg

祖父奠定家族产业

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、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5月6日报道,除了基地组织头目,本·拉登还有众多称号,恐怖大亨也是其中之一。媒体之所以称呼这位恐怖头目为“大亨”,是因为其不但个人拥有巨额财富,其家族的资产更是富可敌国。如今,拉登家族是沙特阿拉伯(沙特)除王室之外最强大的势力,控制着伊斯兰世界中最庞大的经济帝国。

自从拉登投身恐怖势力后,拉登家族就不得不背负“骂名”,但这并没有阻挡其家族迈向世界最富裕家族的步伐。拉登家族的发迹之路要从拉登的祖父穆罕默德·阿瓦德·本·拉登说起。老拉登几乎大字不识一个,他的经商经历是在世界上任何著名商学院都无法学到的。老拉登出生于1908年,上世纪30年代,老拉登从老家也门一个贫穷的农村离开,来到沙特红海沿岸城市吉达,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族的命运。

刚开始,由于没有接受多少教育,老拉登只能依靠出卖劳动力赚钱,他每天都帮那些去圣城麦加朝觐路过吉达的人搬运行李,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,他有了一笔小的积蓄。不久,沙特宣布独立。此后,在这个中东国家发现了丰富的石油资源,这个独立不久的国家迅速成为了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。“黑金”换来的真金白银也使古老传统的沙特社会发生巨变,很多游牧部落开始定居下来,老拉登也是其中之一。

凭着执着的精神和与生俱来的商业嗅觉,老拉登意识到,新兴的沙特需要公路、铁路、机场,也就是说,建筑业是一个很有前途的“朝阳”产业。于是,他将手中的钱全都投进建筑行业,并迅速成为吉达市最大的建筑商。

不过,光有经营头脑还是不够的,老拉登经商最大的成功是建立了家族与沙特王室亲密的关系。老拉登不光经商天赋异常,并且办事细腻、观察力超强,他对沙特王室高层体贴入微,当得知时任沙特国王阿卜杜勒·阿齐兹患有残疾后,他在为其修建王宫时特意加了一条轮椅坡道。此外,为了使这位国王进山旅游更加方便,老拉登还专门为其铺设了一条公路。通过与沙特王室建立良好关系,他为拉登家族日后的兴旺发达奠定了基础。

老拉登的努力没有白费,他很快被任命到政府里专门负责花钱的部门当部长。从此以后,沙特翻修宗教圣地之类的“油水”工程,基本都由拉登家族来承接。老拉登创建的“沙特本·拉登集团”很快发展为承担整个沙特基础设施建设的“御用建筑商”。

1967年,老拉登意外坠机身亡,当时开飞机的是一名美国飞行员。生前,老拉登一共娶了22个妻子。

拉登家族全揭秘 富可敌国是微软/波音股东
拉登的祖父穆罕默德·阿瓦德·本·拉登(左一)

父亲投资布什家族产业

老拉登死后,他的长子萨利姆·本·拉登,也就是拉登的父亲开始掌管家族事业。

萨利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他在英国留过学,和一个来自英国上流家庭的女孩结了婚。掌管家族事业后,他首先巩固了父亲创建的建筑企业,同时还大力投资军火和制造业,入股瑞士银行本部及其在中东地区的所有分支机构。

在接手家族事业后,萨利姆进一步巩固了家族同沙特王室的关系,他成为了时任沙特国王阿卜杜勒·法赫德的好朋友,除了同沙特王室保持良好关系之外,萨利姆还积极与美国政界高层人士接近,他与得克萨斯州的布什家族关系尤为密切。萨利姆积极投资布什家族产业。

1988年,萨利姆在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驾驶飞机撞到输电网,坠机身亡。2001年,在拉登发动对美国纽约的“9·11”恐怖事件后不久,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竟然让拉登家族的13名成员离开美国,布什的这一做法饱受批评。外界认为,萨利姆之前同布什家族建立的良好关系,是促成这一切的重要因素。

拉登家族全揭秘 富可敌国是微软/波音股东
拉登的父亲萨利姆·本·拉登(右)同家人在一起

大哥已成家族掌舵人

萨利姆死后,其长子贝克尔,也就是拉登的大哥接管了家族事业。贝克尔是在美国迈阿密接受的教育。在“沙特本·拉登集团”的发展过程中,贝克尔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据一位消息灵通人士透露,现在吉达虽然有名义上的市长、市政府,但实权实际上却掌握在“沙特本·拉登集团”董事长贝克尔的手中。贝克尔如今已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,偶尔出现,也是和儿子阿卜杜拉在饭店一起用餐。届时,整个饭店都会被包下来,绝不容外人打扰。

到目前为止,拉登家族控制了中东地区多个重要的行业。其家族在中东的资产据估计早已超过50亿美元。如果加上其家族在海外的资产,数目更是大得惊人。到目前为止,也没有人能统计出这个庞大的家族到底有多少资产,但用富可敌国这个成语形容一点都不过分。

此外,拉登家族的影响力已远远超出中东地区,拉登家族还在瑞士的日内瓦设立了一家“沙特投资公司”。这家投资公司拥有包括美国微软集团、波音公司在内的多家世界知名企业的大量股份。目前,掌管这家公司的是拉登同父异母兄弟约瑟兰姆·本·拉登。约瑟兰姆已定居瑞士多年,并且拥有该国国籍。可以说,拉登所有的兄弟姐妹中,约瑟兰姆是最西化的。

拉登家族全揭秘 富可敌国是微软/波音股东
目前掌管拉登家族产业的是其大哥贝克尔(右)

拉登:依靠经营天赋 为“基地”融资

如果家族中没有出现本·拉登,那么这个家族的财富会进一步增加,在拉登发动“9·11”恐怖袭击后,美国、英国以及欧洲一些公司放弃了同其家族的合作。本·拉登是萨利姆的第17个儿子。他曾在吉达的阿卜杜勒国王大学攻读工程专业。但在1979年大学毕业后却放弃了掌管一家建筑公司的机会,投身阿富汗抵抗前苏联,此后走上恐怖之路。他的人生也彻底发生改变,不过,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经商天赋。

从1982年起,拉登就开办了好几家公司,并在巴基斯坦、伊朗和海湾国家(主要在阿联酋的阿布扎比)设立了分公司。像他的大多数兄弟一样,拉登以从事高利润的房屋建筑和公共工程为重点。他在苏黎世、日内瓦、法兰克福和伦敦等金融市场设立账户,编织出一个错综复杂的银行网,并在瑞典、德国和法国购买武器弹药和先进的电子设备进行恐怖活动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,拉登为了实现“基地”的目标,以“基地”的名义进行了大量金融和商业交易,其中包括购买土地用作训练营地,购买仓库存放炸药之类的东西,购买通信和电子设备,向在世界其他国家的“基地”成员及有关的恐怖组织送钱和武器。同时,拉登还成立各种各样的企业为“基地”组织提供经费,为采购炸药、武器和化学品以及为“基地”人员的旅行提供掩护。

据调查,“基地”组织年收入估计高达1000多万美元。而拉登拥有财富的确切规模只能依靠猜测。有权威人士估计他拥有多达3亿美元的财产。更可怕的是,拉登凭借惊人的经商才能,能够将这一切打点得井井有条,并不断让自己的财富增值。

美国人可能做梦也想不到,他们每买一瓶饮料,都有可能是在帮助补充拉登的“恐怖主义金库”。原因很简单,大多数软饮料都含有阿拉伯树胶,这是一种防止饮料颗粒沉淀到罐子或瓶子底部的物质。大部分阿拉伯树胶是由阿拉伯树胶公司在沙特生产的,而拉登拥有该公司的大量股份。

金钱是恐怖主义活动的“生命线”。拉登明白这一点,而欲置拉登于死地而后快的美国人也明白这一点。

多年来,美国一直在试图切断拉登和“基地”组织的资金来源,但并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。“9·11”恐怖事件的发生促使整个国际社会加强合作,对拉登的“恐怖主义生命线”的追查力度也明显增强。

当然,拉登的“经济帝国”并不是一夜之间就建立起来的。拉登的活动资金来自何方?如何运作?又流向何方?对局外人来讲,这确实是一个难解的谜。

到目前为止,有关拉登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商业经营活动的信息最为详细。那时的拉登还没有如今的“知名度”,他在苏丹的活动是公开的。1991年,拉登在苏丹开办了一家名叫“瓦迪·阿基克”的皮包公司,并自任总裁,为他的恐怖活动筹集资金。

曾任该公司首席财务官的贾迈勒·艾哈迈德·法迪今年年初供认,公司内有一个由30人组成的财务委员会。业务网络包括一家投资公司、一家贸易公司和做进出口生意的拉登国际公司。另外,拉登在肯尼亚还有公司专营珠宝生意。他还拥有包括经营桥梁和道路建设的赫杰拉建筑公司。与此同时,拉登还做糖和棕榈油生意。

据称,拉登公司的银行账户网遍及全世界。除在苏丹银行开设有数个账户之外,他还在伦敦巴克莱银行以及马来西亚等国拥有账户。另有一些证据表明,本·拉登在美国也有大量的资金流动以维持他的恐怖活动。

总之,拉登的财富来源渠道多种多样,既有或公开或隐蔽的商务活动、非法或合法的外汇买卖,也有各种各样的捐款。英国媒体称,拉登的经营活动遍及世界60多个国家,他拥有名副其实的“全球提款机”。

拉登家族全揭秘 富可敌国是微软/波音股东
1971年,拉登(画圈处)和他的21个兄弟姐妹在瑞典合影,身后是拉登家族的一辆粉红色加长卡迪拉克轿车

家族或举行祭奠活动

如今,拉登家族已经高达数百人。在美国宣布将其击毙后,这些人是否会举行祭奠活动也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。虽然有媒体表示,其家族中部分人员将不会举行任何形式的祭奠活动,但是,1971年,年仅14岁的拉登和自己的21个兄弟姐妹曾在瑞士度假时留影。对于这21个人来说,曾经的拉登是他们甜美的回忆,因此,这些人也被认为最有可能会举行祭奠活动。

1957年出生的拉登童年时就与沙特的王子们一起玩耍,15岁时他就拥有自己的马厩。在他52个兄弟姐妹中,大部分都去西方接受教育或者长期居住,而他却从来没有前往西方接受教育,而是在阿卜杜拉国王大学完成学业。这一经历也被认为与拉登后来的极端反西方思想颇有关系。还在大学期间,拉登就与一些激进组织来往甚密。

在这张照片中,拉登和21个兄弟姐妹站在一起,身为“富二代”,这些人当时一起到瑞士小镇法伦进行家庭旅行,在他们身后,是拉登家族的一辆粉红色加长卡迪拉克轿车。当时的拉登看上去很单纯,照片上他笑得很开心。谁也不曾想到,日后这个少年会成为世界上最“恐怖”的人。

1994年,拉登的兄弟姐妹们对外宣布与他断绝关系,理由是“对他出格的恐怖行为极为不满”。然而,事实上,即使是在拉登发动“9·11”恐怖袭击之后,这些兄弟姐妹也没有完全将拉登抛弃,许多人仍同他保持联系。

拉登一个哥哥的前妻曾对媒体表示:“我绝对不相信拉登家族会不认拉登。因为在这个家,兄弟始终是兄弟,这一点不会因为他做过什么而改变。”事实上,拉登统治下的“基地”组织也一直受到其家族的支持。在“基地”组织早期赞助者名单中,既有沙特前内阁部长,也有中东银行家、企业家。其中,拉登的兄弟占相当大的比例。

拉登家族第四代:

20岁儿子或继承拉登“衣钵”

目前,拉登家族中大部分小字辈都是在西方接受教育,然后继承家业。他们是拉登家族的新一代。约瑟兰姆的女儿杜福尔颇具代表性。身为拉登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,杜福尔彻底融入了西方世界。她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出生,2001年9月11日,正在纽约哥伦比亚法学院上课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叔叔会在这一天制造惨绝人寰的恐怖袭击事件。不过,拉登对她没有产生任何影响。大学毕业后,杜福尔成为了一名内衣模特,她曾多次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。如今,这位富家女正积极投身歌唱事业,希望在音乐之路取得一番成就。

拉登家族全揭秘 富可敌国是微软/波音股东
拉登的侄女杜福尔

而在拉登众多的儿女中,奥马尔颇受外界关注。身为拉登的第四个儿子,他小时候同父亲拉登在苏丹和阿富汗度过,然而,最终,他并没有走上恐怖之路,相反,他还背叛了拉登。现年30岁的奥马尔同现年54岁的英国女子齐纳2007年结婚。2006年9月,两人在埃及旅游时暗生情愫。奥马尔曾亲口证实自己到过阿富汗的“基地”恐怖训练营,并在那里与父亲拉登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。奥马尔表示,早在2001年“9·11”恐怖袭击发生前,他就已经离开了阿富汗,并和父亲彻底断绝关系。去年,关于奥马尔的各种传闻不断,先是传出其因为精神问题同妻子分居的消息,后来又传出夫妻俩找人代孕的消息。目前,两人共同生活在英国。

虽然奥马尔并没有受到父亲的影响,然而,拉登的其他儿子中,仍然有人深受其影响。萨阿德·本·拉登就是其中之一,据悉,“9·11”恐怖袭击之后,美国发动了阿富汗战争,萨阿德随后逃离阿富汗。他被认为是“基地”的一名活跃分子,曾经也有传言称其已被美国中情局打死。不过,到目前为止,这一传言仍然没有得到证实。如果萨阿德还活着,那么他的年龄应该在32岁上下。

同萨阿德相比,拉登的另外一个儿子哈姆扎更为激进。2005年,年仅14岁的哈姆扎拍摄了一段视频,视频中哈姆扎表达了对美国的愤怒,他手拿半自动冲锋枪,声称自己刚刚参加完一场“战斗”。

在另一段视频中,哈姆扎则说道:“我警告那些美国人,如果他们继续追杀我的父亲,他们将得到惩罚,对付美国是我的基本信念。”在第三段视频中,哈姆扎则呼吁对美国、英国、法国和丹麦发动恐怖袭击。哈姆扎目前已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接过父亲“衣钵”的家族成员。在拉登被打死后,分析人士表示,现年20岁的哈姆扎有可能会进行疯狂的报复。虽然哈姆扎年纪轻轻,但绝对不容小觑。2007年12月27日下午,巴基斯坦前总理贝·布托在该国东北部城市拉瓦尔品第参加集会遭自杀式炸弹袭击死亡,享年54岁。生前,贝·布托曾暗示,一个与“基地”有关的恐怖组织或将对她进行暗杀,贝·布托当时提到了哈姆扎。

拉登家族全揭秘 富可敌国是微软/波音股东
现年20岁的哈姆扎深受拉登影响。图为14岁时的他

奥巴马到“9·11”遗址祷告
“基地”组织正式宣布拉登已死
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击毙拉登后第4天,当地时间5日,“基地”组织正式宣布领导人本·拉登已经死亡。此外,当天,美国国土安全部表示,“基地”组织曾有袭击美国铁路系统的计划,但眼下美国铁路系统并未面临具体威胁。
据美联社5月6日报道,美国国土安全部发言人钱德勒当地时间5日在一份声明中说,国土安全部已向联邦及地方安全部门发出通知,“基地”组织曾在2010 年2月策划向美国铁路系统发动袭击。运输安全管理局将就此向铁路部门发出警告。钱德勒同时表示,目前并无情报显示美国铁路系统正面临迫在眉睫的具体威胁,也不清楚“基地”组织在2010年2月以后是否为此作过更多的准备。他说,尽管美方提高了警惕,但并不打算提高警戒级别。据悉,美方从拉登藏身之处获得大量资料和电脑设备,因此获得了大量情报信息。
另外,当地时间5日,美国总统奥巴马来到纽约世界贸易中心遗址“零地带”,悼念“9·11”恐怖袭击遇难者,这是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对“零地带”的首次访问。
据悉,“零地带”周围路段从当天早上开始就被全部封锁,现场停满了大量警车,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大街上来回巡逻,维护治安。“9·11”遇难者的家属和当地民众一大早就聚集在“零地带”,挥舞国旗,高声欢呼,等候奥巴马的到访。
奥巴马在“9·11”纪念碑前献上花圈,默然肃立,为逝去的亡灵祷告。奥巴马在现场没有发表讲话,只是和在场的“9·11”遇难者家属拥抱、握手。
在悼念活动开始前,奥巴马访问了“零地带”附近的纽约消防局并和消防员共进午餐。该消防局有15名消防员在“9·11”恐怖袭击救灾中殉职。奥巴马在访问消防局时说,这里是纪念10年前纽约市消防员做出杰出贡献的一个标志性的场所,“我从心底里感谢你们,美国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的付出。”
奥巴马1日晚宣布“基地”组织领导人拉登被美军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的消息后,纽约民众2日凌晨聚集到世贸遗址“零地带”附近,为这一消息欢呼。纽约连日来加强了警戒,严防新一轮恐怖袭击。

AI4~5编译:揭志刚
《宝安日报》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